江山文學網-原創小說-優秀文學
當前位置:江山文學網首頁 >> 淡雅曉荷 >> 短篇 >> 情感小說 >> 【曉荷·煙火】三舅的火紅年代(小說)

精品 【曉荷·煙火】三舅的火紅年代(小說)


作者:一棵艾蒿 秀才,1041.10 游戲積分:0 防御:破壞: 閱讀:4767發表時間:2023-06-19 12:47:33

村莊上空一片陰霾,云層越來越厚。天悶熱得厲害,看樣子非憋一場大雨不可。遠處,我姥姥家的公雞驚慌失措地叫了幾聲,一群小鳥落在槐樹的枝頭上,嘰嘰喳喳商議著什么,然后逃難似地拍打著翅膀飛走了。村子里異常寂靜,街上不見一個行人,家家關門閉戶,遙遠的地方偶爾傳來槍聲,人們的心提到嗓子眼兒了。
   我三舅正在干枯的渠旁觀察動靜。這可怕的寧靜越發讓他奇怪起來,他不明白為什么家家戶戶的門都關得那么緊?為什么人們都躲了起來?
   我三舅是個出色的武裝基干民兵,在前幾年全縣民兵大比武中,他以爆破技術嫻熟過硬,動作干練而出類拔萃,以最優異的成績名列第一,受到嘉獎??h長給他帶大紅花時說:大兵,你的名字多么響亮,讓敵人聽了聞風喪膽吧!
   我三舅的名字叫大兵。我三舅正在執行一個光榮而艱巨的爆破任務,他的心情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亢奮,這不僅僅是因為去執行爆破任務,而是馬上要見到他日思夜想的小雨了。
   他四下打量一番,確信四周無人時,便以最快的速度越過公路,潛入一片高粱地。
   他在高粱地急切地尋找著,弄的高粱葉片兒嘩啦啦響,他有些著急地輕聲呼喚著:小雨,小雨。
   他有十多天沒見到小雨了,心里十分牽掛這個文靜秀氣的姑娘。小雨是他的初中同學,他念初中的時候,就是在小雨的村里念的初中。18歲那年,也是在這片高粱地里,他第一次將小雨牢牢地抱在懷里。那天晚上,小雨村子里放映電影,我三舅以看電影的名義,把小雨約了出來。電影的名稱叫《董存瑞》,我三舅扯著小雨的手,說咱們去那邊石橋上玩,小雨說,咱們去看電影去。我三舅說,昨天晚上看過了。小雨說,電影挺好看的,看過了再看一遍。我三舅說,玩一會兒再去。
   在那片高粱地里,我三舅把小雨緊緊地抱在懷里。小雨滑溜溜的身子在他懷里鉆來鉆去,泥鰍似的,總讓他抱不住。直到小雨累得不再滾動了,他才顛三倒四將小雨抱牢實。我三舅不停地親吻著小雨,小雨羞澀地閉上眼睛,我三舅知道小雨很幸福,因為他看到她的臉潮紅,快要暈眩了。我三舅想撫摸小雨,但小雨不讓我三舅撫摸,我三舅只好抱住她。我三舅說,小雨,小雨。小雨就說,大兵哥,大兵哥。我三舅說,小雨,我要去當兵。小雨鼓勵他說,去當兵吧。我三舅點點頭,小雨說,你準備當一個什么樣的兵?我三舅說,當兵就當英雄兵。小雨問他,什么是英雄兵?我三舅說,就是董存瑞式的英雄。小雨稱贊他,你是好樣的。很快,小雨就變卦了,她捶打著我三舅說,董存瑞是真英雄,可俺不想讓你當董存瑞。我三舅問她,為什么?小雨說,董存瑞舍身炸碉堡,俺可不能讓你去舍身炸碉堡,你舍身把碉堡炸了,撈著當英雄,狠心撇下俺哪。我三舅說,就是心里有這個想法,不一定能撈著炸呢。三舅告訴小雨,現在是和平年代,即便他參軍了,也沒有碉堡可炸,不打仗了,上哪去炸碉堡?小雨想想也對,不打仗了,上哪去炸碉堡。我三舅那時就想,要是早生二十年的話,說不定他也能在戰場上殺敵立功,成為一個戰斗英雄。
   我三舅這么想著,不覺過了一年。初中畢業后,我三舅和小雨分開了,在學校門口,我三舅握住小雨的手說,你等著我,我當兵回來,一定拿著立功喜報來娶你。
   小雨喜極而泣。
   我三舅擁抱了小雨,輕輕擦去她眼角的熱淚。我三舅要回去了,他朝小雨揮揮手說,我會經常找你的。
   我三舅戀戀不舍離開了小雨。
   我三舅沒有讀高中,期間他去了村里的果樹隊,而且成為了一名基干民兵。那時候,我三舅經常參加公社組織的民兵訓練,他刻苦訓練,扛著槍,雄赳赳,氣昂昂地走在隊列里。他打靶,投擲手榴彈,練習拼刺刀,摸爬滾打,樣樣不甘人后。他特別喜歡爆破,董存瑞手擎炸藥包的高大形象每每讓他激動不已,熱血沸騰。民兵連的訓練是在縣武裝部的統一指揮下進行的,我三舅找到負責訓練的武裝干事,要求進行爆破方面的訓練。武裝干事對他的請求給予了大力支持,專門給他弄了一個假炸藥包,在訓練場上,派人教他怎樣手抱炸藥包,怎樣匍匐前進。
   我三舅一遍一遍演練,他手抱炸藥包,目視前方,按照要領,聽到哨音后,快速匍匐前進。哨音重新響起,他就停止前進,同時注意觀察地形,哨音再次響起,他就爬起來,一鼓作氣沖到假設的碉堡跟前,把炸藥包安放好,點燃,然后一個滾動,離開爆炸地點。
   我三舅每天都這樣苦練,他終于成為了一名出色的民兵爆破員。
   訓練結束后,我三舅找到小雨,激動地對小雨說,我如果在戰場上,肯定會成為爆破英雄的。
   這一次,他沒有說成為董存瑞式的爆破英雄。
   不過,小雨看出來,他常為自己空有一身本領而煩惱,為英雄無用武之地而感到遺憾。一次他竟然脫口而出,我做不成董存瑞了,而小雨卻為他做不成董存瑞感到高興,小雨說,做不成董存瑞,就做個好民兵吧。
   小雨鼓勵他做個好民兵,他沒有說話,目光望向遠處,露出堅毅的神情。
   而現在,我三舅在高粱地里焦急地等待著小雨。他已經讓人捎信給小雨了,讓她在老地方等。是兩天前捎的信,他特地叮囑那個捎信人,不要讓別人看見。因為這段時間形勢非常緊張,我三舅已經不能去找小雨了,他在執行一件非常重要的任務,這是關系到保衛勝利果實的大事,絲毫馬虎不得。
   那時候,我三舅胳膊上戴上了紅袖章。小雨看到了,對我三舅說,我哥也戴上和你一樣的紅袖章。小雨的哥哥大小雨兩歲,也是一個基干民兵。我三舅曾經和他一起訓練過,我三舅知道他的槍法很準。
   為了爭奪一塊地,兩個村子發生了矛盾。在批判村里的當權派時,那個老支書被小雨村的?;逝山M織搶走了。
   半天,兩人不做聲了。一只小蜥蜴從他們腳下跑過,驚慌失措的樣子仿佛背后有什么天敵在追殺它。
   我三舅執拗地不肯告訴小雨,惹的小雨生氣地扭過身子,不理他了。我三舅開始哄她,小雨就是不吭聲,我三舅不停地撫弄著小雨的手指,把她的手指一根一根屈起來。小雨憂傷地告訴說,我哥說,他半個月不能回家了。
   我三舅想起和小雨哥一塊訓練的場景,對小雨說,我和你哥一塊訓練過,你哥槍打得準。
   小雨說,我哥天天背著槍回家,昨天還發了柳條帽,戴在頭上。
   我三舅聽了,心不由跳動一下。
   我三舅忽然問小雨,你哥知道咱倆的事嗎?
   小雨點點頭說,知道,我哥說不讓我跟你來往。
   我三舅問,為什么?
   小雨說,我哥說你保護不了我。
   不知為什么,我三舅心里七上八下的。
   小雨抖索著哭泣起來。我三舅有點不知所措,他不知道小雨哭泣的原因。
   小雨說,我姥姥病了,我爸和我媽去看我姥姥了,我哥晚上又不在家,剩下我一個人在家,挺害怕的。
   這世界上有壞人嗎?小雨問。
   我三舅說,有壞人,不過他們都隱藏在暗處。
   小雨說,我晚上就怕壞人。小雨喃喃著。
   別怕,有我哩。我三舅安慰小雨。
   小雨告訴我三舅,她昨晚做了一個夢,夢見壞人把她哥殺了。
   小雨淚眼汪汪地說,大兵哥,這不是好兆頭,我怕早晚有一天家里要出事。
   我三舅說,不會的,好好的家里會出什么事兒?又沒有搞破壞的。小雨不言語了,她的身體害怕似地抖動起來,我三舅懷疑她是在發燒,摸了摸她的額頭,可又不熱。她的身子抖動就顯得著實有些怪了。
   一只老蟈蟈在不遠處的高粱葉上沉悶的鳴叫起來。天越發陰了,但依舊那么悶熱,小雨抬頭看看天,兩手抱住肩膀不住地顫抖,嘴里低低地夢魘一般喃喃:快下雨了,快下雨了。
   我三舅心里惦記著自己的大事,他害怕下雨把小雨淋著,就讓小雨回去。別讓雨淋著,淋濕了,會感冒的。他一個勁催促小雨回去。
   小雨說,大兵哥,今晚去跟俺做個伴吧?
   不行,不能讓你哥看見,看見了,非打起來不可。我三舅說。
   小雨說,不會的,他不在家。
   我三舅猶豫片刻,還是答應了小雨。
   小雨像一只受驚的小鹿消失在高粱地里。
   這時,瀝瀝拉拉下起了小雨。我三舅呆呆地站在那兒,一動不動。
   幾顆雨點落在我三舅的頭上,他才如夢初醒。糟了,下雨了。剛才,他忘記了將自己的衣服脫下來給小雨披上,他懊悔得要命。
   他開始盤算自己要做的那件大事。上午陰天的時候,他暗暗高興了一陣子,心想這就是天意,借了天氣和高粱地的掩護,一般不會發生什么大的問題。不過此刻已經下雨了,對他做大事情會增加一些難度。他焦慮地看了看村西頭那座高高聳起的黑家伙,心里沖動的老有一股按耐不住的心情。他想小雨的害怕可能也與這黑家伙有關,很快他就會讓小雨不害怕的,他想過會兒就要去實施他的那個計劃了。
   他們搶下人后,用小車推著,快速離開,持槍民兵在后面保護著。
   時間不長,我三舅看到,那個熟悉的村口,竟然不知何時聳立起一個有三層樓高的用圓木搭建的崗哨樓,上面晝夜有人站崗放哨,時刻監視著這邊的動向。
   一次,在搶奪老支書的批斗權問題上,兩個村莊進行了械斗,雙方分別有人受傷。
   還有一次,站在崗哨樓的人無緣無故朝這邊開了一槍,差點傷到了人。
   更嚴重的是,崗哨樓最近還配備了望遠鏡,上面的人一直用望遠鏡朝這邊看。
   它就像一個碉堡一樣聳立著,對臨近的村莊構成了威脅。
   我三舅在高粱地里等待小雨。同時,他也在不斷地朝那個崗樓方向瞭望。小雨怎么還不來,難道她沒接到信?他想起和小雨在一起的情景,越發想見到她了。
   終于,背后傳來輕微的喘息聲。我三舅回頭一看,喜得差點喊出聲來。小雨,他低低地叫著,一轉身將小雨攬在懷中。這一次,小雨沒有掙扎,而是順從地在他懷里撒嬌,我三舅捋捋小雨被高粱葉弄散亂的頭發,愛不釋手地撫挲著,他喃喃著:小雨,小雨,你這些天上哪去了?小雨不做聲。見她不說話,我三舅又說,小雨,你不知道,這些天不看見你,多么想你啊。小雨依然不說話,我三舅問,小雨,你怎么啦?小雨一抬頭,把我三舅嚇了一跳,他看見,小雨眼里流出晶瑩的淚水。
   你怎么啦?我三舅不知道,小雨到底發生了什么。
   不料,小雨卻恨恨地對他說,你可知道你想別人,就不知道別人想不想你?
   我三舅憨厚地問,別人是誰?
   小雨惱羞地用拳頭捶打我三舅,邊捶打邊說,別人是你,是你!
   接著,小雨又氣呼呼問,那你這些天到哪兒去啦?
   我三舅誠實,從來不會撒謊。小雨越問,他越支支吾吾回答不上來。
   見他臉憋得通紅,小雨越發問的急了,我三舅吭吭哧哧了半天,他不敢告訴小雨,他這些天干什么去了,那是一個秘密,對誰也不能講。
   我三舅的心思全放在小雨身上了。他聞著小雨身上散發出的那種純正的谷黍的氣息,看著她漲紅而美麗的面孔,心撲撲直跳。小雨一起一伏的胸脯開始豐潤,細嫩的脖頸,雪一樣白,他忍不住低下頭,要吻她的脖頸。
   小雨身體忽然抖動起來,她掙脫開他,賭氣地埋怨對她隱瞞著什么,對他說,虧你還說對俺好,好還瞞著俺嗎?我三舅倔強地說,對,好也瞞著。小雨說,那你就不是真對俺好。我三舅說,怎么不是真對你好?兩人全都是誠心實意,但在這一件事上,我三舅卻和小雨有了爭執,兩人相持不下。
   小雨問,真不能說嗎?
   我三舅堅定地說,真不能說,這是秘密!
   小雨說,你又不是黨員,有什么秘密?
   我三舅說,我是個武裝基干民兵,已經寫了入黨申請書了。
   小雨說,批準了嗎?
   我三舅很實在地說,還沒有。
   小雨小心翼翼地問,你們有行動嗎?我哥一大早就背著槍出去了。
   我三舅問,知道你哥去哪了嗎?
   小雨搖搖頭,說不知道。接著又說,我哥從來不告訴我。
   不知什么時候,淋瀝的小雨停下了。天空依然悶熱,我三舅心里想,謝天謝地,總算不下雨了。他那會兒還擔心,這雨是不是能下大,要是下大了,他就不能去實施那個計劃了。
   這是民兵連長交給他的一項光榮而艱巨的任務。民兵連長交代說,鄰村的那個崗樓是?;逝傻囊粋€據點,對我們村構成了極大威脅,上級要求要堅決拔掉它。因為我三舅的爆破技術是最好的,所以就把這個任務交給他了。
   能不能完成任務?民兵連長問。
   保證完成任務!我三舅響亮地回答。
   民兵連長拍拍我三舅的肩膀,說,咱們珍珠村的安危就系在你一個人身上了。
   我三舅很嚴肅地點了點頭。
   民兵連長把一個炸藥包鄭重地交給我三舅,叮囑說,不要讓任何人看見它。
   在平時民兵訓練時,我三舅使用的都是假的炸藥包,盡管導火索能點燃,但炸藥包里面沒有炸藥,炸藥包不會爆炸。而這次,可是一個真的炸藥包,是一個真家伙。沉甸甸的,大概里面的炸藥不少吧。
   我三舅雙手托著炸藥包,面色立時嚴峻起來。他知道,一旦接過這個炸藥包,就等于接過了一份契約,一份責任,一份使命。

共 9468 字 2 頁 首頁12
轉到
【編者按】三舅是一個出色的武裝基干民兵,一心想做個大英雄。他自小就很有英雄的模樣,主動幫助五保戶,趁著學校放假幫助秋收秋種,冒著危險搶救集體的財產。連長給三舅交代任務說,鄰村的那個崗樓是?;逝傻囊粋€據點,必須炸掉才能保證珍珠村的安全。三舅執行任務困難重重,一是要面臨暴雨的威脅,二是面對戀人小雨的逼問,必須守口如瓶,不泄露秘密。最后三舅成功炸掉堡壘,任務如期完成。故事的時代背景發生在解放后,階級斗爭為主要矛盾的一段時期。小說構思精妙,人物形象刻畫得活靈活現,故事情節跌宕起伏,主題鮮明,為作者點贊。佳作力薦共賞,感謝賜稿曉荷,敬茶!【曉荷編輯:芹芹森】【江山編輯部?精品推薦202306190005】

大家來說說

用戶名:  密碼:  
1 樓        文友:芹芹森        2023-06-19 12:51:18
  拜讀佳作,受益匪淺。過去的許多事情,雖未經歷,但還是聽了一些。老師構思的小說豐滿耐看,厲害呀!向您學習,祝生活愉快!
2 樓        文友:何葉        2023-06-19 20:45:40
  恭喜精品,吉祥哥真棒!
何葉
3 樓        文友:芹芹森        2023-06-19 20:53:19
  恭喜老師獲得精品!
4 樓        文友:至簡至愛        2023-06-20 06:00:47
  恭喜老師獲得精品!
5 樓        文友:陌小雨        2023-06-25 17:48:05
  恭喜老師斬獲精品!
山本無憂,因水成泛……
共 5 條 1 頁 首頁1
轉到
分享按鈕 成人无码视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