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山文學網-原創小說-優秀文學
當前位置:江山文學網首頁 >> 淡雅曉荷 >> 短篇 >> 江山散文 >> 【曉荷·煙火】花短褲(散文)

精品 【曉荷·煙火】花短褲(散文)


作者:趙聲仁 秀才,1382.40 游戲積分:0 防御:破壞: 閱讀:1380發表時間:2023-06-21 15:34:38
摘要:媽媽違心給我做了一件我不喜歡的短褲,其中的酸甜苦辣、特殊背景下的深深母愛,讓我百感交集、心緒濤濤。

我心里,老有一個畫面:太陽在村西那棵榆樹后邊緩緩地下墜,幾片淺淺的紅霞,圍繞在榆樹周邊;村莊上空,已有幾縷炊煙,裊裊上升,玉米渣粥的香味,隨著炊煙,漫溢開來;知了或許累了,節奏緩慢,有氣無力地叫著;下地干活的人們還沒回來,街道上,只有幾只雞,在那堆沙土旁刨土覓食,不見一個人影。一個十歲左右的少年,赤著膀子,光著腳,興致勃勃地從一個院子里跑出來,看看周邊沒人,就低頭前后左右打量穿在身上的短褲,不斷摸搓著,得了寶物一般,面露欣喜。但看著看著,燦爛的小臉,漸漸閃出不悅的神色,他覺得這個短褲,有點怪異,褲襠瘦褲腿緊,直直地繃在大腿上,兜得屁股難受,邁步都受到了影響,不象別人穿的那樣,寬松有擺。特別鬧心的是,黑色的短褲,在陽光的直射下,顯出一道道紅、藍、黃、綠的顏色,這些道道,寬窄不一,深深淺淺,花花搭搭,這哪是一個男孩穿的短褲啊,隔壁那個女同學倒合適。太陽滑到地平線上了,已有社員扛著家具回來,他做了賊似的,“嗖嗖”跑回家。
   這個少年,就是我,那是二年級的夏天。從這時起,這個畫面,就像種在了我心里,存活著,生長著,在我人生歷經的風雨中,壯大著,清晰著,如同一個生命,依偎著我,溫暖著我,不斷撞擊我的心靈,讓我感慨感動感恩,讓我心痛心酸心愧。
   短褲,是媽媽做的,是我叫媽媽做的,不,是我央求媽媽做的,理由,奇怪,也奇葩,我是看見二膽子穿了一個短褲,那么威武漂亮,很是羨慕,才讓媽媽給我做的。恰恰是這個二膽子,帶著一幫學生闖到我家,把媽媽的陪嫁——兩個藍花膽瓶,給摔了,也讓媽媽摔了一個大跟頭。學生們突然不好好上課了,成立了一個破四舊戰斗隊,由二膽子指揮,隔三差五,就雄赳赳赳氣昂昂地從學校出發,挨家挨戶破四舊,叮叮當當,噼里啪啦。出發之前,作動員講話的,就是二膽子,他登上操場那個水泥乒乓球臺子,揮舞著小拳頭,左臂上套著一個鮮紅的袖標,閃動著“紅小兵”三字,我特別注意到,他下身穿的,是一件藍色短褲,顯得那樣瀟灑英武。二膽子,住我家對門,比我長一歲,我們一起上學放學,一起拾柴撿糞,一起淘氣,干什么事都在一起,好的無話不說,而這次,眾所周知的原因,我沒能加入戰斗隊,沒有資格跟他們去威風凜凜,第一次有了我們不能一塊做事的巨大反差。我心里受到了傷害,無以名狀地委曲。他為我鳴不平,為我跟學校爭取,但都無濟于事。每天眼睜睜看著他們開會游行破四舊,自己默默地回家,背上條筐,下地割草打柴。短褲,撩撥著我,如果也穿上這樣的短褲,我和二膽子的差距,是否就小了一節兒?
   可還沒等媽媽著手做短褲,一件傷害媽媽的事就發生了。這天,我回到家,背上筐,正要去割草,見二膽子帶五六個小將,沖進我家,他和我打了個招呼,稚嫩的目光,在屋里一掃,指揮道:“柜上的兩個膽瓶,摔了!”說著率先抱起一個往外跑,后邊的幾個抱起另一個,箭也似地跟出去。媽媽不知底里,急了,喊道:“別、別!”就一手伸著,跟著往外跑,媽媽是解放腳,腿上又有風寒,哪能追上他們,到二門處,踉蹌一下,就摔倒了,這時,嘭嘭,幾聲傳來,兩個膽瓶,成了碎片。他們又去了隔壁。我跑到媽媽身旁,扶起她,她嘴角顫抖著:“這造孽的二膽子!那是你姥姥給我的陪嫁??!”就慢慢走回房間,失了魂似地坐在炕上,柜上明顯發空了,放膽瓶的地方,留下兩圈黃色塵土的印記,媽媽目光悵然。兩個膽瓶,我印象極深,白底青花,有土炕那么高,上口長期插著兩個雞毛撣子,藤子棍的,我淘氣時,媽媽就拔出撣子打我,那藤子棍打在身上,一道道地紅。媽媽說過,連同柜上的那面鏡子,是三十年前,她嫁給爸爸時,姥姥給的陪嫁。還好,鏡面上的兩個古裝淑女,事先被父親刮掉,換成了“虛心使人進步,驕傲使人落后”的楷書,鏡子才幸免于難。
   我沒有多說什么,我體會不到媽媽的氣憤和委曲,我也恨不起二膽子,他錯了么?我說不清楚,我如果在隊伍里,也不知跟著摔了多少膽瓶和鏡子還有其它。我只是很不知趣地,催促媽媽,短褲,二膽子那樣的短褲。
   “就那樣的?好、好,媽媽給你做,做,容空!”媽媽答應著,微微蹙起眉頭,眼睛轉向別處,有苦難言的樣子。
   媽媽真的沒時間,這是我后來想到的。當時,家里六口人,我和三哥上學,父親和二哥生產隊下地勞動,還有一個光棍老爺,也和我們一起過,六口人,一天三頓飯,媽媽一個人做。分到的玉米秸桿,早燒沒了,買不起好煤,燃料大都是我陪著三哥推著一個轱轆小車,從市煤建公司檢來的煤渣,稍稍有點紅火,一頓飯,媽媽要燒一兩個小時。何況,家里還有兩口豬,一只羊,五六只雞,出著氣,張著嘴,都是媽媽一個人打理。上班、上學的我們走了,媽媽刷完碗筷,就邁著解放腳,打開雞圈,在它們咯咯的叫聲中,切點老菜幫子拌點米糠、麩子之類,放進雞槽,管了不管飽,讓雞們知道有家,有主人,有人管它們,之后,就轟它們出去刨食了。又把刷碗筷的泔水,端到羊圈這邊,飲羊,正在出奶的羊,可能喝了,滋滋地,眼睛看著媽媽,頭也不抬,不一會兒,泔水盆就空空如也了,再給它扔上幾把青草(頭一兩天我割來的),羊的事,就告一段落?!昂哌蠛哌蟆?,這時,二門外豬圈那邊,早傳來兩頭豬饑餓的叫聲,它們聞到了主人喂雞喂羊味道,催促主人快點光顧豬圈,管管它們。兩頭豬,是家里最值錢的動物,春天二三十斤的小豬,精心喂養,到年底長成二百上下斤,賣給國家,一頭可賣上一百多元,零錢換整錢,這是了不起的收入。但也是最累人的,豬要喂熟食,喂熱食,那樣好吸收,豬肉香,每隔兩三天,就要馇豬食,野菜、谷糠、麥麩、玉米面等,攪在一起,糨稠稠地馇一大八沿鍋,煤渣子火,沒有兩個小時,馇不熟一鍋豬食,咕噠咕噠的拉風箱聲,疲憊地傳出。豬要一天喂三頓,一大鍋豬食,兌上泔水,也就吃兩天,再馇。土改時,媽媽的腰腿都累出了毛病,干活很慢,又不懂什么運籌法之類,這樣一忙乎,就十點多了,又開始做六口人的午飯。下午,就南院北院地為種的各種蔬菜松土施肥澆水,準備下一頓吃的菜。我經??吹綃寢層秒p手捶打自己的后腰,經常聽媽媽說,她的后背,好像長期背著一塊涼冰。媽媽說多了,習以為常了,一切照舊,在我孩童的心里,媽媽是鐵打的,是萬能的,她為家里人做什么,都是快樂的。
   司空見慣,是人性的一大缺陷。又是后來,我才悔到,媽媽拖著個病體,日復一日地這樣忙累,我怎么就不但沒有替她多分擔一點,還跟她提出這樣那樣的要求呢?媽媽的角色,天生就是承受委曲,先人后已,而無怨無悔么?我隨意提出的做短褲的要求,是多么的不近人情,媽媽的面露難色,怎么就未能引起我改變要求!
   其實,讓媽媽更難堪、更怯于和我言表的,還是她不會做。我何嘗不知道,媽媽除去簡單的營生,根本就不會做衣服,她只會打夾紙(將破爛碎布用糨糊粘成洋錢厚,涼干,做布鞋用),納鞋底,做被子,補褲子補襖補襪子,而且針腳很大,她的成長經歷和她的境遇,使她從來沒有機會學到紡線織布裁剪縫紉繡花,她給我做短褲,是她開天辟地的事情。媽媽16歲嫁給爸爸,就承載了照顧老人孩子的重負。爸爸為了生計,常年在外;他的四個姐姐出嫁后,死的死,病的病,只有我一個二姑活到六十出頭,她僅有的一個兒子卻早戰死于遼沈戰役;爸爸的一個弟弟在天津鐵路做苦工,不到三十歲就得癆病死了。老家這里爺爺、奶奶、老爺和我的哥哥們,就全靠媽媽,一個應該在炕上做女紅的家庭主婦,每天就全部淪陷在泥里水里的粗重埋汰活計里了。唐山雙十二解放后,爸爸當教師,爺爺沒了,大哥上學,我們都小,分到的十幾畝土地的種管收,全部壓在媽媽那柔弱的肩上,老爺,雖是年富力強,但脾氣怪異,好吃懶做,很不靠譜,串家蹭吃喝,人人喊打,好不容易扛著鋤頭下地了,又喊叫著挑媽媽一身不是,就回去睡大覺了,還要伺候著做出他那份飯。媽媽在信里和爸爸訴苦,爸爸來信說,老叔光棍一人,就那樣一個脾氣,也是個苦命人,咱們不管誰管,別因為他,改變了趙家的門風,允許他不好,不能允許咱小輩的不管??!媽媽也就什么也不說,扛起家具下地了。
   這里不能回避的是,媽媽從十七歲生下我大哥算起,到四十二歲生下我們的唯一老妹妹,二十五年的光景里一共生了九個孩子,中間夭折了四個。且不說因為缺吃少穿、缺醫少藥夭折的四個小兒,給一個母親帶來的巨大悲痛,就九個孩子的懷孕、生產、照顧、撫養,就要一個貧窮家庭的母親,付出多少心血??!
   但一說做短褲,媽媽稍作遲疑,還滿口應承下來。缺什么,就喊媽,只要喊了媽,就什么都有了,媽媽有無難處啊,從來沒想過。
   家里膽瓶被摔后的幾天,也是我催促媽媽做短褲最緊的幾天。媽媽是用了三天的零碎時間,完成了我這個短褲的。因為急于穿上短褲,我象監工一樣,目睹了媽媽做短褲的全過程。頭一天,她從那個放膽瓶的咖啡色板柜里來回翻找,最后翻出一塊布,一塊舊的床單布,棉的,上邊印著寬窄不等的紅黃藍幾種道道,抻了抻,展了展,洗洗,涼曬到南院的鐵絲上;第二天,媽媽從她大襟襖側內的兜兒里掏出個小手帕包,找出兩毛錢,讓我到小賣部,買來一袋煮黑(剩下的三分錢,她要回去,又包在那個手帕里),舀了兩瓢水,放入做飯馇豬食的那口八沿鍋里,燒熱后放進煮黑,熬了一會兒,把那塊帶彩道道的床單布放進鍋里,用鏟子來回攪動,之后用筷子挑出來,又曬到南院;第三天下午,她把那塊布放到炕上,手持剪子,在布上左打量,右比劃,伸出剪子試,額上早沁出一顆顆豆大的汗珠,“就不管中看不中看了,”嘴里念叨著,又樣看樣看,就咯吃咯吃,下了剪子,之后,就讓我幫她把針認上,她戴上頂針,開始一針一針地縫了。媽媽納鞋底、做被、補衣服,我都看見過,做成衣,這是首次。習慣了使耙用鋤、燒火煮飯的手,縫針,媽媽真的不大熟練,但她縫得格外用心,格外細致,針腳也算均勻直順,她有時把針插入頭發里,劃兩下,再縫。我才注意到,媽媽的頭發很厚,散發,白了有一半了。
   這是最費時的一個下午,兩個多小時吧,當她縫好最后一針,用牙咬斷那根黑線的時候,我早搶過來,穿在身上,看了媽媽一眼,就跑出去,原創了開頭描述的那個畫面。
   我看著和二膽子穿的短褲怎么也不一樣,從街上跑回來,見到媽媽的時候,媽媽已經在堂屋燒上火,做晚飯了。我有點委曲:“媽媽,花里胡哨,也繃得荒?!?br />   媽媽好像已經料到了,說:“是的,沒染好,也沒做好。先對付吧,等賣雞蛋,把錢攢夠了,媽媽給你買個現成的!”
   完全忘記這個短褲我穿下去沒有,也一點不記得這個短褲以后的去向。但我滿懷興奮地去當街,獨自一人欣賞,又掃興回來的畫面,卻深深印在了心里;媽媽不愿做、沒空做、不會做,也無怨無悔地給我做的那種五味雜陳的心境,讓我無法忘記?;ǘ萄?,花花搭搭的短褲,給我的觸動太豐富、太深刻、歷久彌新!

共 4290 字 1 頁 首頁1
轉到
【編者按】文章中的“我”,少年不更事時,曾經違背母親的心意,任性做過一件至今后悔的事情。作者的母親16歲出嫁,數十年來默默承載夫家老小的生活重擔。她要照顧孩子們和光棍小叔的生活,還要養豬、養羊、養雞,在南院北院種菜,她的腰早早的累出了毛病。年少時的我,以為母親是萬能的、鐵打的。在母親受“紅小兵”二膽子刁難,將她最心愛的陪嫁物膽瓶摔碎之際,我忽視母親的目光悵然、氣憤委屈,纏著母親要她做一條像二膽子一樣的短褲。母親隱忍不會做的難堪、買不起面料的煩心,在我監工一樣的催促下,花了三天時間用拼湊的舊布,自己染色縫制了一條花短褲。我帶著虛榮心迫不及待穿出去,這條用料和裁剪都不合身的花短褲,讓我很快“做了賊”似的跑回了家。虛榮心的挫敗感深印在了我的心里,而母親違心為給我裁剪短褲,無怨無悔和五味雜陳的疲倦身影,更是令我終生難忘。一篇向寬容無私的母愛致敬的好文章,佳作力薦共賞![曉荷編輯:闊以]【江山編輯部?精品推薦F202306270002】

大家來說說

用戶名:  密碼:  
1 樓        文友:闊以        2023-06-21 15:35:23
  學習老師佳作,問好老師!
智慧到彼岸
2 樓        文友:范明秀        2023-06-21 20:21:06
  兒時不懂父母心,這是我們每個人的經歷。貧苦時代的父母經歷了太多的苦,再大的難處都背在肩上,再艱難的事情都悶在心里,盡力努力兒女過得開心幸福。我們真正的了解母親的時候,她們卻老了。皮小子長大了,懂了母親的辛勞,品味到母親厚重的愛。讓人感動的好文章。
3 樓        文友:何葉        2023-06-28 07:40:11
  恭喜精品!曉荷有你更精彩!
何葉
共 3 條 1 頁 首頁1
轉到
分享按鈕 成人无码视频